从站在“云端”到泡沫破灭之后,暴风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摘要:冯鑫后来对媒体称,失误主要的原因在于,“自己和团队对A股资本市场是零经验,对不同属性的钱不理解”。而这句话,2013年8月雷军已经告诉过他。

文/周雄飞

如名字一般,暴风集团目前正处于狂风暴雨之中。

据锌财经获悉,9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2019年6月30日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23,939.82万元,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而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公司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暴风集团发布暂停上市的提示性公告 图片来源于网络

对此,暴风集团称,由于公司受到内外部环境的影响,公司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出现持续流失的情况,这些都将对公司业务经营的稳定性造成不确定性。

现在反观2015年A股上市的暴风,真可谓是“云端”和“地面”的区别。

从“云端”跌落

2015年3月24日,暴风A股上市,从上市的第一天到当年5月4日,这只股票连拉29个涨停。

那一年,不仅是中国A股的高光时刻,同样也是暴风的。据腾讯深网数据,中国股市从2014年三季度启动以来,短短8个月之内从2000多点攀升至2015年6月12日的5178点,涨幅之大令行业众人大为惊叹。

同样令人惊叹的是,在2015年5月13日,暴风当日的总市值达到303亿元,而它的对手,优酷土豆总市值仅为40.7亿美元,约合252亿元人民币。

冯鑫自己也跟随公司的市值上涨坐上了财富的“火箭”。当年3月25日他的身价是3亿,而到了5月21日,已经达到了74亿,就这样,冯鑫和他的风暴科技一起来到了“云端”。

而在之后,暴风科技得名“涨停王”,而它也拥有另一个更加魔幻的名字——“妖股”。对于这些名字,冯鑫或许很满意,他曾对媒体表示,“妖股这个词,我也不喜欢,但也没有其它的词来形容现状。”

暴风CEO冯鑫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逢喜事精神爽,但也容易犯傻。当年的冯鑫在经历过急速上升的“推背感”后,自认为已经拿到了互联网加A股这种成功的“化学效应”,做出了外延的决定。于是,站在2015年5月300多亿市值的高点,暴风宣布了 “全球DT大娱乐”的战略,将VR、体育、电视作为未来的主力方向。为了快速将生态搭起来,冯鑫的策略是快速收购。

虽然暴风在宣布其新战略后,股价一度涨到了327.01元每股。但也埋下了之后“坠落”的种子。当时,暴风虽然启动了收购计划,但在资本上并没有太多动作,到2015年7月份,随着A股市场环境变化,暴风股价开始呈现下跌趋势,而到了10月暴风最终停盘。

战略的转型和并购的失败使得暴风没能在股价高点时从公开市场中获取资金。到了2016年9月,暴风股价已经跌跌去八成,至此暴风和冯鑫从“云端”跌落。

暴风渡劫

为了挽回颓势,重回“高光”时刻,暴风做了很多尝试,可惜都未成功。

暴风在2016年推出一个名为“N421”的战略,其中包括了暴风影音、暴风电视、暴风魔镜、暴风体育四大战略平台。但当这些平台上线后,都受到了不同规模的对手围剿。

作为暴风引以为自豪的暴风影音首先受到围困,在当年的版权大战中,作为传统播放器的暴风影音真可谓是“一人难挡四手”,当时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都做起了自己的在线视频平台,而暴风并影音没有看到在线视频的潜力,并未适当转型,因此最后输给了BAT的“爱优腾”。

暴风魔镜,曾经以低价策略吸引消费者体验的VR眼镜,在推出的前期的确赚足了眼球和销量,但由于VR技术发展的限制,让暴风魔镜也成为了用户“用后就弃”的鸡肋,VR行业的不成功也注定了暴风魔镜成为泡沫的命运。

暴风魔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样,对于暴风来说,暴风体育也是它拿得出手的产品,毕竟是指望其成为互联网体育第一平台。但是体育信息资讯不只是暴风在做,同时还涉及比赛直播版权的问题,没有平台特色自燃无法留住用户,就此暴风体育也“凉凉”告终。

暴风电视,作为暴风最后的武器再次回到战场,但一入局就受到了众多方向的压力。当时正值2018第十四届中国数字电视产业发展大会召开,大会指出互联网电视市场规模会进一步萎缩,由于目前的彩电行业正经历市场调整期,整体增长乏力。

暴风TV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时,自2014年开始,诞生了看尚、微鲸、PPTV、小米、华为等多家互联网电视品牌。其中小米呈一家独大之势,暴风电视就像一个小朋友无所适从。

这点从去年“618电商”节上电视品牌的线上销售额就可以看出,在销售份额表中,暴风TV只是排第十,要想冲到第一梯队前面的竞争对手太多了。

2018年“618”电视品牌线上零售量份额 图片来源于网络

至此,暴风所有的努力都成为了泡沫。

泡沫破灭之后

在经历上市及其之后狂飙的突进后,暴风科技“迅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据腾讯深网数据,2015年暴风科技上市时尚且盈利1.58亿元,但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亏损,分别亏损2.42亿元、1.75亿元,2018年亏损额进一步放大到18.87亿元。

2015年到2019年,暴风前后共三次提出定向增发融资计划,但最后均未获批。

冯鑫后来对媒体称,失误主要的原因在于,“自己和团队对A股资本市场是零经验,对不同属性的钱不理解”。而这句话,2013年8月雷军已经告诉过他。

现在来看今日的暴风和冯鑫,雷军当时目光如炬,看人看事都够犀利。

就在本月4号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暴风集团进行立案调查。而早在今年7月,“上海检察”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

“上海检察”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对冯鑫批准逮捕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正因为这些原因,9月16日,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决定,对公司及冯鑫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根据相关规定,最近十二个月内受到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 不得发行证券。另外,就从目前来看,暴风上市计划应该也将未果。

从站在“云端”到泡沫破灭之后,或许,现在冯鑫想的最多还是当年暴风和自己站在“云端”的日子。

文 | 锌财经

本文为 5分时时彩—五分时时彩走势(http://www.xuedanbai.com)投稿作者:锌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5分时时彩—五分时时彩走势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